萧萧萧

川普吹绝不认输!主混的圈一堆,实则是个混军圈政圈的!

一下头加了20个营销号
天天有这些玩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爆

文案太长就复制下来不想截图了


痴情花
(一)
她失足掉下悬崖,满山谷的花海迷了她的眼。
她望着面容温润如雪的他,嘴角含笑,声音清洌。
吐出的字却寒彻心扉:“两个选择。一,死。二,留下。”
不知是被花迷了眼,还是被他的笑失了心。
“我留下。”她怔怔的看着他,语气肯定。
他带她回家,送给她一盆通体红色的花。
“每日以你血浇灌,一年之后,方可解你身上的毒。”
一年之后,她身上的情花之毒已解,种在他身上的情却无解。
他告诉她,“不要爱上我。否则,这辈子都别想出去了。”
她回答他,“出不去也无妨。”
她依然每天以血浇花,直到花开叶展。
花开,殷红如血。花落,她沉沉睡去。
他看着睡着了面容沉静的她,喃喃自语:“哪有痴情花,不过是人痴罢了。”
“下一个痴情人,才是你的解药。而你,是我的解药。”说完,他转身离开,再未回谷。
绝情谷,痴情花。每个轮回皆有一个痴人。
她救下摔落山崖的他,将他带回小屋。
他初醒见到以血浇花的她。
“你做什么?”他冲过去,撕下内衫将她受伤的手包了起来。
她微笑着看着他,他眼底的情愫她异常熟悉。
情花毒,醒来后第一眼看到的人便是此生至爱。
即使毒有解,情却无解。
她用十年的时间理解,也用了十年的时间去等待。
那个人却再未回来。
她依旧送他一盆花,以血浇灌。
他毒解之际,对她说:“愿此生,携手看花开,观日落。”
她只是微笑,并不回答。
花落之时,她带着那个人送她的花,离开了绝情谷,离开了他。
(二)
又一轮的守候与痴情。谁又比谁固执。谁又比谁痴情。
皆是不愿将就只想追寻的痴人罢了。
她外出踏青失足落水遇到了他。
他救她起来,送她回家。
原来是丞相家的独女。
次日皇上赐婚,将她许配太子。
他亲自来宣旨下聘,她欣然应允。
嫁他三年,他登基为帝,立她为后,她却无所出。
皇家祖训,皇上若无子嗣另立新帝。
她为他充裕后宫晋选新妃,后宫佳丽却依然无一人怀有子嗣。
她知问题在他却依然瞒着他。
朝堂流言四起,另立新帝的呼声此起彼伏。
她看着每日愁眉不展的他,心疼无奈。
一月之后,传出皇后怀孕,流言渐消。
十月之后,她产下一子,他立为太子,却废后将她打入冷宫。
再无废帝流言起,她三尺白绫结束了这可笑的一生。
“你为帝位,我只为你。”
番外
他与皇兄同时遇到落水的她。
她却只记住了救她起来的皇兄,忘了将衣服披在她身上的他。
后皇兄娶亲,新娘是她,他将心底的情愫藏了起来。
他助皇兄登基,封为瑾王。
看着她人前强欢笑,为皇兄晋选新妃。
背后独惆怅,暗自垂泪,他心如刀割。
流言因他而起,另立新帝他呼声最高。
她来找他,坦白一切,助她求得一子。
他要的不是皇位,只想看她幸福。
却不知,将她逼上了黄泉路。
“我为你不要江山,不求你在我身边,如今连看你笑的机会都成奢望。”
他含笑饮毒酒,下辈子,你会爱上我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纯情太子妖艳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