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萧萧

川普吹绝不认输!主混的圈一堆,实则是个混军圈政圈的!

套新衣服顺便捏了个脸

【文】不留(虐)

刀!带一点糖!all邪!慎入!

九门中我们这一代,最先走竟是解雨臣。
资本生活太过精致,我本能想他能活到最后,却因高速一场车祸,在北京最好的医院当了一年半的植物人,没能像小说电视剧里一样醒过来,心电图逐渐变成一条直线。

我发小,成年后再见并没有认出是他来,之后新月饭店捅的篓子还是他做的担保。我总是拿他打趣,说他比马云王健林牛逼,我能去某宝和万达搞到军火之类的吗?没钱就去解董他办公室上吊。
他自己有一份遗嘱,私人u盘里也有备份。不能确定是什么时候写的了,有很多增添修改的地方,纸色已经泛黄,应该是很早就开始给自己写遗书了。里面提到:若自己死了,解家名下房产保留,其余30%给吴邪,30%给霍家,剩下的钱一部分给二爷家遗亲,另一部分捐给非遗保护。
秀秀最终还是没有嫁给解雨臣,我问过大花,只把她当妹妹。大花走后,秀秀和我的交集也逐渐淡了,我只知道霍家给她安排了一个天津富商,婚礼我都没有收到请柬。

胖子是第二个。十一月,胖子说想去云南旅游,报个当地的夕阳红旅游团。我们仨在雨村都快发霉了,我倒也随他去了。
他说:“天真,我回来给你们带云南的竹筒酒。”
然后,我再次收到他的消息是医院打来的领尸电话。我定了张头等舱机票当天下午就赶到了云南,小哥去不了,现在没人帮他这个黑户用关系搞机票了。
胖子没有报团,直接坐车去了巴乃。11月7号住在当地的小旅馆,带了十几瓶白酒进去。8号凌晨,一个人喝酒,之后便一睡不起。医生说,脑中的血管瘤爆了。
旅馆房间里还有一箱未开封的竹筒酒。
我在巴乃当地找了个火葬场,给他配到了一身彩云纹的寿衣,很适合。
我全程都没有哭,我知道,没有人再叫我天真拍肩安慰我了。

火化后坐绿皮回去的,30个小时,我一直在想,自已如果死了怎么办,出生入死到头来图个什么,也没有得出个结果,顺其自然吧。

骨灰盒我放在雨村,小哥看到后盯着盒子看了很久,拍了拍我,出门巡山了。

我仇家很多,之前即使家里再怎么逼我结婚,我也不能违背良心去祸害别人女孩子,再多一个人为我提心吊胆。
我顺着三叔老路走的太远了,没人能救的了我。
爸妈除了在担心我之外,最多的就的让他们抱孙子。我拗不过他老两口,我在他们家扫了一个月的地,端了一个半月的茶,最终他们同意领养。
我妈去福利院领回来一个男孩,五六岁吧。说跟我小时候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眉眼真的有些像我,起名吴悠。
可能是我这么多年被人害的次数比走过的桥多,我不放心。又呆了半个月,各种旁侧敲击那个孩子是不是被汪家从小整容培养来阴我一道的。
到底他只是个普通孩子,长的像我罢了,说起来讽刺,我的疑心有时候重到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吴邪。

吴悠和普通孩子一样,上小学初中高中,都是我爸妈带的,我领养孩子这件事只有我爸妈和一些家人知道,胖子都没敢告诉,现在想跟他讲,也听不到了。

死是不怕的,只是牵挂太多不愿放下罢了。吴悠上大学的时候,我明显觉得自己身体素质极度下降。我让吴悠来我店里打工,跟着王盟伯伯叫我吴老板,他很懂事也很聪明,结合我爸妈说的能猜出个大概缘由。

不出意外,我年底查出了肺癌,回杭州住院,我一直在写东西,想把一切都告诉吴悠。
有个阴天,瞎子来看过我一眼,还是我印象中的模样,看来他还记得我这个宝贝徒弟。我问他一个很久以前的问题:“恭喜您老还能活到我死,还有,真的不姓张吗?”
他随便应和了几句废话,带着依旧痞气的笑容,转身拉上了窗帘,“太阳真大。”摸索到我没扎吊针的手,放到了他左胸第四根肋骨上面:“不姓张,我这还是会痛的。”
松开后他就走了,手劲很大,他离开时我手腕还隐隐作痛。

我给吴悠在最后写了句话:“25岁那年,到我福建雨村的那套房子,等一个很冷默的年轻男人,跟他说一句 我回来了,把这个本子给他。”

八百年前画的三郎,咱又改了点

恭喜刘丧在偶像生月与偶像当天牵手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