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萧萧

川普吹绝不认输!主混的圈一堆,实则是个混军圈政圈的!

运河线和西湖线的打卡攻略都码好了!817贺文也在写着了!15号11点到!随缘拍肩!

有妖气漫画《画诗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元白女孩当场升天

沙海剧版张日山微信头像用的是副官时候的照片,佛爷如果还在的话一定能认得他……
魔鬼!!!!!

失踪人口回归

这几天在博物馆和各种文创店买买买
吸三郎真幸福!咱永远喜欢唐玄宗!
陕历博的葡萄花鸟纹银香囊要400_(:з」∠)_
下辈子买!

【利艾】Azrael(短篇)

无甚JUN:

000


他们在患者头颅上钻了两个洞,并向他的额叶皮质泵入酒精——为了吸走大脑的某部分以达到切断神经连结的目的。


所有这些手术都是不可视的,也就是说他们很少打开病人的头盖骨去看他们究竟切的是哪块地方。他们只会在头骨上钻孔然后估摸哪里该掏、哪里该切。


他沉默而麻木地躺在手术床上,双眼被白色的绷带遮住。


没有尖叫,也没有反抗——因为这一切都没有任何用处,只会得来更加难受的电击治疗。


谁也不关心他究竟疼不疼,或者温柔地做问他现在还好吗,感觉如何。


他是游离在人群之外吗?


还是被迫游离在人群之外?


 


001


接受了前额叶手术之后,他变得更加沉默,更加封闭。


阳光正好的午后,他坐在州立的精神病院的花园里。他穿着蓝白相间的病号服,坐在漆得惨白的长椅上,面无表情地看着天空中的太阳。


他正对着阳光直射的地方,刺眼的光芒照入他眼中,激的他的眼睛反射性地流下生理泪水。


眼泪顺着他突出的颧骨滑下,他眨了眨眼,还是跟没什么感觉一样直视着太阳。


人们都说他疯了。


可是他非常清楚,他没有。


他很冷静,还能思考,甚至打架也不在话下。


怎么是疯了呢。


一定是他们疯了。


是他们疯了。


疯子们总是将理智的人排除在外。


 


002


细颈花瓶里的花枯萎了,黯淡的花瓣蜷缩着,风一吹便纷纷掉落。


他站在公共墓园里,穿着一身黑色的风衣,看着自己的墓。


冰冷的石碑上刻着几个单词,简单地陈述了他这一生。


【Levi·Ackerman(?-1972)


He died of mental illness at the state mental hospital in Roderefouda.


May your heart find its place in the light.


利威尔·阿克曼(?年-1972年)


因精神疾病病逝于罗德里弗达州立精神病院。


愿您的心能在光明之下找到归属。】


他安静地注视着自己的墓碑,他的目光在最底下那行字驻留许久。


直到天空阴沉下来,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冰冷的雨。水雾伴随着落下的雨滴蔓延开来,模糊了男人的身影。


看守墓园的老人嘀咕着什么。


“是我年纪大了看不清了吧……”


他拿着烟斗嘬了两口,慢悠悠地往回走。


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在墓园里了,湿润的泥土上没有留下他的脚印。


 


003


青年是罗德里弗达州立大学历史系的学生。他研究的方向是中世纪的吸血鬼文化。专科的教授说他是这一届最优秀的毕业生,他很看好他。


“毕业前的课题考察,要加油啊。”教授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励道。


“我会的,”青年也笑起来,与老师拥抱了一下,“您放心。”


青年将在后天前往罗德里弗达州际的森林。罗德里弗达州是个很神奇的地方,明明历史上几乎没有兴起过吸血鬼一族的传言,但发生过的历史里却几乎多多少少都留有他们的痕迹。


比如历史上的一位暴发户,不知道出于何种原因,他选择将自己的女儿嫁去英国,嫁给一位颇有名望的贵族。


他们在英国居住了很久,那名暴发户的女儿表示自己思念家乡与父母亲,希望贵族可以陪自己回美国短住一些时日,贵族的欣然同意是必然的。


但在返程英国的前一晚,贵族却突然消失了。有人说在第五大道上看见贵族优雅地散步的身影,还有人说在帝国大厦的顶层上看见贵族手持着小望远镜的模样。


传言有很多,可谁也没有真正见着在那一晚消失的贵族。没了贵族,不被贵族的母亲——也就是她的婆婆待见的暴发户的女儿也无法回到英国,只能长久地停留在美国。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当黑奴女仆推开女主人的房门,推着餐车进入房间内的时候,她惊恐地发现女主人已经如同死亡了一般沉眠在柔软的丝绒被中,她的脸色苍白,嘴角沾着一点鲜血。


女仆大着胆子问道:“托蕾雅夫人,您现在要用餐……?”话还没说完,那位美丽的女主人,暴发户的女儿已经伸手卡住了她的颈脖,睁开了双眼。那不是一双正常人类的眼睛,而是鲜红的,宛如地狱里爬来的恶鬼般的一双眼睛。而她的另一只手里正握着她的丈夫——那位英俊的贵族消失前一晚配带着的胸针。


“是呀……我正想要用餐呢。”


 


004


据说这个事件引发了黑人人权的纷争等一系列问题。


不止这一个事件,历史上还有许多看起来有吸血鬼们的参与的奇奇怪怪的事件,比如十八世纪的瘟疫,及那之前被报道的“死者咀嚼现象”。


艾伦·耶格尔就是专门负责研究这些的。他的朋友阿尔敏·阿诺德在提起他时总是会露出无奈的笑容:“艾伦他啊……一旦进入研究的状态可以说是谁也没办法打扰他了,他总是对他的专业研究满怀热情,在这一点上我们整个系可能都没有能比得过他的人。”


所以,各位可以将艾伦·耶格尔理解成一个高智商的,但是仍然对喜爱的事物充满热血的青年。


永不停息的奋斗精神,大概是小天使那种。


青年的毕业课题考察是州际森林实案寻访吸血鬼的踪迹。初步定在后天,也就是21号的时候出发。


罗德里弗达州的州际森林,会有吸血鬼们的身影吗?


青年睁着翠色的眼睛,跃跃欲试。


 


005


很奇怪。


不知道是谁给他的,每当他来到自己的墓前,总能在黑色的石碑前发现一束很漂亮的洛丽玛丝玫瑰。


花束看起来是赠花人自己包的,不是花店里那种熟练的毫无心意的感觉,而是一种看起来很笨拙的温柔。


不过送给利威尔应该是浪费了。


他在自己的墓前站了很久,静静地注视着那束花,和属于自己的,一小块方土。


他脸上甚至看不出一丝波动。好像永远都是那样的表情。


就像是带着一副拒绝的面具。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墓园也开始流传起有关于吸血鬼的传说。


吓疯了的老人被亮着红蓝灯的,嘶鸣着的救护车带走并送进了医院。在空中胡乱挥舞的双手仿佛想要抓住一根救命的绳索似的。


“救命……救命……”


“那里有个怪物……”


“一个……吃人鲜血的怪物!”


老人的发丝凌乱,污黄的瞳孔一放一缩显示出他此时无比的恐惧。


如果仔细看的话。


那样失神的眼睛里,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身影正在消失,衣角微微被风扬起,那个男人消失了。


远处有一只稳速飞离的蝙蝠,时不时地抖了抖翅膀。


但是蝙蝠没有血红色的双眼,他的双眼是灰蓝色的,像是远海的兰伯特冰川。


 


006


青年独自走进了罗德里弗达州的州际森林。白日里的森林看起来非常的静谧,如同闯入了精灵的国度。


不过森林的夜晚,将会是鲜血的狂欢。


想起来今天走的匆忙,忘记将宿舍里那束包装好的花送给那个人了。他有着懊恼。


如果能够见到那个人的话……


能见到的话。


你还好吗?


 


007


利威尔·阿克曼:


生于何年不详,死于一九七二年。


有着严重的遗传病史,母亲和他都是典型的边缘性人格障碍(疑似情感障碍——抑郁-躁狂双相症)。


少年时似乎受过某种侵犯。在主治医生韩吉·佐耶的反复询问与催眠之下才勉强触碰到那段过往。他非常抵触去回忆过去,甚至对于照顾他的几位医师与护士还偶有暴力倾向。


跟以往的病人的极端行为不同,他反而比较偏向自我隔离。


有产生幻觉现象。幻觉所见内容暂无法得知。


治疗前期建议接受适量的脑部电流刺激,中期接受前额叶切除手术,术后观察一段时间,如有好转可暂停电击治疗。


他虽然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但他仍然保持高度的理智和极度缜密的思维,因此成为了二十世纪有名的侦探小说作家,他写作所得的稿费全部用于资助一名名叫艾伦·耶格尔的年轻人。


 


008


艾伦·耶格尔站在满月的月光下。他感受到了那个人的气息,好像就在他的身边。


“利威尔先生,您在这里吗?”


————————————————


利威尔·阿克曼避着满月的月光站在树影交错的暗处。好像有人站在不远处,在喊他的名字。


“利威尔先生,您在这里吗?”


有呼唤声传进他的耳朵里。


看不见人。


嘁。


————————————————


“利威尔先生?”他翠色的眸子突然亮了起来,他双手并拢,声音在森林里回响,“利威尔先生,我是艾伦·耶格尔,您资助的那个学生!”


“我很遗憾没在您离开之前见您一面,但是我每天都有给您送一束新鲜的洛丽玛丝玫瑰,您看见了吗?”


“我很感谢您,因为是您帮助了我,我才会是现在的自己。”


“我很想见您一面。”


“可以吗?”


最后的尾音带了一点小心翼翼,还有深切的期待。


————————————————


那个声音由远及近,在阴暗的森林里一遍遍回荡。


利威尔靠在树旁。他几乎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资助了一个小鬼上学。他更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成了小说家。


他所做过的,唯一与小孩子有关的事情——是很多年前,他还是个少年的时候,狠狠地侵犯过一个笑起来很阳光,有着翠色眼眸的幼童。那天的他很暴躁,也很冲动,他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去强奸一个小孩子。事后对于发生了什么,他也几乎没有多少印象。


他好像是慌张地逃离了。


 


009


现在的利威尔·阿克曼是与永夜伴随的吸血鬼。


时间早就在他的身上停止流逝了。他好像没有自己的灵魂,又像是有很多个灵魂。


死去的他在绀色的木棺中沉睡,伴随着洁白的洛丽玛丝玫瑰的花瓣。他苍白的肤色与无尽的黑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棺外的他透过小小的墓碑看着棺里的他。


他伸手抹掉唇边的血迹,沉下的眸子看不清情绪。


他好像有点印象,那个被他侵犯的小鬼的名字就叫做艾伦·耶格尔。


 


010


艾伦·耶格尔:


生于一九五三年。


典型解离性人格疾患(伴随轻微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现象)。


成因是幼年的时候受过的一场侵犯。


已知人格有两个,第一轴人格是主人格艾伦·耶格尔,23岁,罗德里弗达州州立大学历史系的学生。第二轴人格是 利威尔·阿克曼,34岁,二十世纪有名的侦探小说作家。


两个人格似乎建立了恋慕与被恋慕的关系。


 


011


艾伦·耶格尔幼年时受到过侵犯。


他到现在还记得那个侵犯自己的人,皮肤苍白,有一双像是冰川里沉没着的眼眸,黑色的短发,和瘦削的身材。按住他的手指修长,指节有力,指尖微凉。


那个人好像被操纵住了一样,但他清醒过来之后看见被他糟蹋的自己的模样,有些慌张。


那双微颤的手轻轻碰上他的脸颊。


任谁都看得出他的惊惶。


他走了两步,又回过身把自己身上并不太厚的羊毛外套脱下来盖在无力的自己身上。


那个人逃走了。


不过巧的是,后来资助自己上学的那位阿克曼先生,好像跟那个人长了一张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可惜的是那个人似乎不认识他。


但相同的感觉,让自己认定了就是他。


他不怪那个人对他的侵犯。他很感激那件他走之前给自己盖上的外套。


他知道拥有墓碑的那个人没有死,他还知道他变成了传说中的吸血鬼。所以为了能离那个人更近一点,他报考了州立大学的历史专业,专门研究吸血鬼文化,渴望着有一天能见到他。


利威尔·阿克曼先生,真的是一个好人啊。


 


012


猎人踉跄着冲出森林。


他看见了什么——


那是什么啊——


有着翠色眼眸的少年站在满月的月光下自己拥抱了自己,他脚下的影子却自己变化了起来,变成了一个穿着风衣的男人的样子。


那个影子好像看见他了。他在瞳孔骤缩的一瞬间迅速离开,紧跟着他的是许许多多的,长着黑色翅膀的蝙蝠。


它们睁着红色的双眼,疯狂地渴求新鲜的血液。


“救……命……”


————————————————


“我终于找到您了。”


“您能接受我对您的恋慕吗?”


青年带着笑容,认真地看着他。嘴唇的开合间能看见他隐隐的虎牙。他是个很单纯的人。


单纯到,固执地守着死的怀念。


就像是每日一束,准时放在他墓前的洛丽玛丝玫瑰。


他的表情终于微微松动。


青年听见他应答的声音。


“我接受。”


 


013


在这个夜晚。


沉寂了很久的古堡,布满灰尘的落地玻璃窗前。


身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托着比他略高一些的青年的下颔,用自己冰冷的唇触上了他的。


吸血鬼的獠牙透过不存在的束缚碰上了青年并不柔软的嘴唇。


有什么被刺破。


鲜红色的液体顺着两个人线条优美的颈脖滑下,没入衣衫之中。


 


你在逐渐冷却。


你在微笑。


时间被冻结,永远维持着最初的模样。


我们无休止地怀念死亡。


[END] 




(014


他的獠牙刺破了他的唇。


鲜血的气味在两人口中弥漫开来。


有着如岩浆般炙热的温度。


利威尔突然放开他,不着痕迹地后退了两步。


“你是谁?”他灰蓝色的眸子静静地注视着他。


“我……”艾伦怔住了,“我是热血少年。”


“妈的。”利威尔低骂一声,伸手捂嘴。他的表情微微松动,看着他,有些不耐,“啧。什么毛病。烫我一嘴泡。”


艾伦·耶格尔彻底愣在原地。


……啊?)


——————————————————————————————


交一个自己的党费!014是沙雕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希望大家看得开心!喜欢的话小红心小蓝手了解一下?

沙海剧版番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张启山因为母亲是普通人,所以只活了90岁
张日山一直跟随佛爷,活到现在,一直都是20几岁的样子
想想就虐
再看沙海网剧我……哭瞎!一直在完成佛爷的留下的事!

在香山寺烧了香挂了牌拜了佛
下辈子和乐天做朋友!